• 房型展示
  • 豪华型套房
  • 标准型套房
  • 综合型套房
  • 留言板
  • 酒店百科
  • 酒店知识
  • 联系我们
  • 招商加盟
  • 全球疫情下的意外订单:“宅经济”温暖中国工厂

    发布时间:2020-10-12 11:49:07    浏览:118

    受海内外疫情影响,在佛山市做浴缸的高明粤华卫生洁具有限公司(下称粤华)迟迟接不到订单,原本打算从5月初开始降薪并增加休假,以缓解成本压力。

    然而就在降薪的前几天,转机突然出现了。

    在公司担任销售总监的黄杰恩,接到了一位西班牙老客户的订单,一次就订了200套按摩浴缸,往年这个客户一次只订几十套。

    现在回想起来,黄杰恩仍觉得不可思议。他告诉南方周末,从那时开始,这个西班牙客户连续半个月都在给公司下订单,“今天下了一单,停了两天他又下,每次订单都有上百套(浴缸)。”

    粤华的海外订单暴涨并非个例。在中国出口产品类目中,防疫用品仍保持较高份额,此外,以“宅经济”为代表的商品表现亮眼。

    据海关总署广东分署数据,2020年7月,出口“宅经济”商品如电脑、家电、音视频设备、手机、家具等均保持两位数增长,拉动广东整体出口增长5.4个百分点。

    海关总署的数据显示,中国出口从4月份开始保持同比正增长,7、8月份还保持了10%以上的高速增长。

    9月6日,在2020中国电子商务大会上,商务部外贸司副司长张斌在致辞时表示,中国外贸表现不仅优于全球主要经济体,占国际市场份额进一步上升,也“好于我们自己的预期”。


    “一缸难求”

    成立于上世纪90年代末的粤华,是国内一家中等规模的卫浴企业,主打产品为按摩浴缸和桑拿房,主要出口欧洲市场,年销售额上亿元。

    广(州)台(山)高速沧江收费站外6公里左右,便是粤华占地达80亩的工厂。这里远离市区,公路两边大量土地尚待开发,粤华偌大的工厂十分醒目。

    在共计4层的生产车间内,除了用于产品运输的通道,其余地方都堆满了大大小小的板材、模具和按摩浴缸的半成品。

    “往年都不会堆这么满,以前四楼都是空着的。”黄杰恩一边带着南方周末参观一边介绍,“现在全部堆满了木材,但都不会停留太久,很快就会消耗掉。”

    5月份开始,粤华的海外订单就开始迅速攀升。“平常一年只下50套按摩浴缸的客户,现在一次就跟我们定了50套,而且还会加单。”黄杰恩说,粤华的业务量翻了4倍,月产量从原先的200套上升到每个月800套。

    为了应对突然而来的订单,粤华赶紧取消了降薪和休假计划,迅速拓展了3倍的生产线,将工人从双休调整为单休,工作期间每天需要加班到晚上9点。

    与此同时,粤华公司还在现有工厂隔壁开建二期工厂,预计投产后,每个月的产能将达到1400套左右。

    但与暴增的海外需求相比,粤华的生产能力依然相去甚远。7月底的时候,粤华2020年的订单已经排满,现在开始接2021年的订单。

    由于自身产能受限,加上市场零配件供应时间延长,粤华的供货周期从原来的30天增加到了90天,这让黄杰恩损失了不少订单。南方周末在粤华采访期间,公司的业务员就该问题不时向黄杰恩反馈。

    “最疯狂的时候,只要生产周期够短,客户不管型号和款式,都愿意下单,现在整个市场就是一缸难求。”黄杰恩有些激动地说。

    厦门市卫厨行业协会秘书长徐海明也有类似的感慨。

    他告诉南方周末,5月份的时候,厦门一家主做美国市场的水龙头出口企业,公司高层正通知人力资源部做好裁员方案,一个小时后就说订单接得做不完了。“原本7000人的规模,临时又扩招了2000名工人。”

    徐海明在调研中发现,由于美国客户需求急迫,许多公司甚至改变了传统货柜海运的方式,直接空运,导致成本快速上涨。以这家水龙头企业为例,其2020年的运输成本预计增加5000万人民币。

    “摊到每个水龙头上,那就是200元。”徐海明说。


    往年少见的产品

    不只是卫浴,泛家居类产品的出口从2020年第二季度开始,都实现了较为快速的增长。

    佛山一家音响出口企业的负责人告诉南方周末,5月份以前工厂几乎没有订单,但6月份开始,来自欧美的订单就开始猛增。

    廖雪在一家跨境电商平台工作多年,负责美国亚马逊平台的业务,主要销售生活日常用品。最近几个月,她发现原本是销售旺季的户外产品,却开始卖不动了,反倒是居家类产品开始出现明显增长。

    “有款户外产品,去年二、三季度每个月应该可以卖到将近3000件,但是今年每个月只卖了1000多件。”廖雪介绍,但家居类的产品同比增长了20%—30%。

    在工作过程中,廖雪不断接到来自美国消费者的咨询,反映需要室内的健身器材。但最让廖雪感到惊讶的,是一家卖装饰假花的同行,销量在6、7月份突然翻了几番。

    “知道这个事情后,我们公司还特地从上游工厂订一些假花去卖,但可能是曝光量不够,销量不太好。”廖雪说。

    在广州一家货运代理公司从事业务工作多年的陈城,也在最近几个月出口美国的货运清单中,看到了往年少见的产品。比如懒人支架、笔记本的支架、办公室里的脚轮,还有桌游产品等。

    陈城有位客户主要向美国市场销售气球,用于装饰各种派对场合。

    但是客户反馈说,这几个月气球的销量出现断崖式下崩,很多气球已经发货了,但是美国客户选择了退货“,因为很多线下的聚会都取消了”。

    泛家居类产品出口增长的原因,主要是由于人们居家时间变长。

    美国家居装饰用品连锁店劳氏公司,第二季的营收和利润分别激增30%和68.7%,其中美国店销售增长35.1%。

    劳氏CEOMarvinEllison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他看到了消费者行为的改变——人们正在远离度假、外出就餐以及购买服装。“你本来可能投资在这些东西上的钱现在都花在了家居上,试图创造一个更实用的环境。”

    美国商务部的数据显示,2020年8月美国新屋销售季调后环比上涨4.8%,大幅好于预期的降幅1.2%,总量至101.1万户,创2006年9月以来的新高。

    与此同时,美国线下消费受到了一定程度影响。出于疫情考虑,沃尔玛、BestBuy等几家美国零售商纷纷发布公告称,将取消2020年11月27日的“黑色星期五”实体店促销活动,改为线上进行。

    全球疫情下的意外订单:“宅经济”温暖中国工厂(图1)

    工人正在检查一台制造当中的按摩浴缸。 


    港口吞吐量破纪录

    中国出口的快速增长,导致出口货运资源逐步趋紧。

    全球最大的集装箱港口上海港,7月集装箱吞吐量首次突破390万标准箱,创开港以来单月历史新高。据深圳海关所属大鹏海关的数据显示,2020年8月深圳盐田港吞吐量达142.4万标箱,同比增长15.3%,突破盐田港历史单月最高纪录。

    对于从事跨境电商的廖雪来说,虽然订单多了,但运力紧张导致公司不如往日赚钱。

    往年廖雪发一个集装箱货柜到美国的亚马逊仓库,25天内就可以到货。现在由于船运资源紧张,廖雪的货不一定能赶上预订的船期,运输时长有可能推迟10到15天。

    “比如我这一票货,计划8月份入仓开始售卖,但是时间到了,集装箱还漂在海上,很多产品就断货了。”廖雪说,运输不稳定,使得这几个月销售额起起伏伏。

    与此同时,运费也从往年同期的500元人民币/立方,上涨到现在的800元人民币/立方。运输成本的上涨,致使廖雪公司的月毛利率从过去的20%下降到了现在的12%—15%之间。

    与廖雪不同,2020年出口订单的大幅增长,让陈城所在的货运代理公司业务量翻了一倍。

    陈城说,从深圳盐田港出发到美国洛杉矶的这条航线,一个40英尺的集装箱柜,往年的价格在3200美金左右,现在涨至近5000美金,涨幅达到了50%以上。欧洲则涨幅较小,同比上涨10%左右。

    由于超售和准备不足,一家大型船运公司还在近期出现了大量甩柜(因船舱爆满,集装箱无法上船)的情况。

    “货代A公司订了一个集装箱,货代B公司也订了一个集装箱,大家的货都很重要,也很讲究时效。

    但是因为船运公司超售导致舱位不够,如果其中一方加价或者是老客户的关系,就容易导致另一方被甩柜。”陈城解释。

    据媒体报道,中美海运价格的持续上涨引发监管部门关注,交通运输部近期约谈了运营中美航线的所有集装箱航运公司,要求航运公司的运费以及所有附加费用都要规范合理,并备案进行详细说明。

    航空运输的成本也在迅速攀升。陈城说,目前,中美航线的货运成本上涨了30%,中欧航线上涨了10%。

    陈城并不担心运输成本的上涨,因为市场最终能消化价格。但作为货代公司,他面对的主要问题是目的港和国外运输的不稳定。

    美国的同事告诉陈城,由于疫情和美国黑人被枪杀事件,美国部分州实行了宵禁,运输和派送的效率大打折扣。


    中国制造新机遇?

    新冠肺炎在全球肆虐,导致许多中国出口企业的竞争对手无法维持原有产能,这给中国制造带来了更多机会。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中国世界贸易组织研究院院长屠新泉对南方周末说,国外的需求在增长,但国外的供给没有恢复。而中国的疫情控制得好,企业比较早就能复工复产,那么就出现一个新的市场,“别人不能生产我能生产,当然就可以去抢占这个市场了”。

    据纽约时报报道,2020年夏天,中国从其他制造业国家手中夺取了更大的全球市场份额,巩固了其贸易地位,这种优势可能会在全球开始从疫情中复苏之后的很长时间里持续下去。

    黄杰恩说,在按摩浴缸领域,其主要的竞争对手是美国厂商,但由于疫情,他们的开工率很低,欧洲的客户只能到中国来订货。“有可能这几个月订了中国产品的客户,发现中国的产品质量也不错,但价格低,比卖美国产品赚得还多。”

    但如果疫情得到控制,海外厂商的产能逐步恢复,中国制造是否还能受到客户青睐?

    黄杰恩心里也没底,他坦言:“美国生产商在按摩浴缸的控制系统制造,还有板材生产方面,都要比国产的更好。”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工商管理学院副教授胡宗彪向南方周末表示,短期内是个机会,因为国外产能没能恢复。如果从长期看,“更多取决于国外客户对于中国产品的认识和体验,如果客户觉得真的好,可能还会继续从中国下订单”。

    另据彭博社报道,由于美国国会在7月底的谈判中,未能成功延长每周600美元的失业补助计划,特朗普政府于是授权联邦紧急事务管理局向申请资金的各州发放资金。但这笔规模仅为440亿美元的资金只能撑到9月,经济学家由此推算,美国家庭支出将在10月受到冲击。

    家庭支出受到冲击,意味着消费将减少,对于中国出口来说,并非一个好消息。海关总署数据显示,2020年前8个月,中国的第一大贸易出口地仍是美国,中国对美国出口累计金额为1.87万亿元,远高于东盟和欧盟。

    “其实出口是一个很不稳定的东西,影响因素太多。从2月份到现在,市场供需关系经历了多轮变化。“陈城说,最好的心态就是拥抱变化。”